叫做油炸馄饨

废鱼一条

「楚路」不知道叫啥好

•文笔超差,小学生那种
•怎么办什么算ooc
•路明非瞎叫系列

当路明非的言灵被发现后,没有一个人敢动他
「言灵•皇帝」
校董会谁那些老大爷们也无能为力。然而,路主席还是那个路主席,吐槽技能满点。

昨天他用QQ和楚子航赌,就是QQ的投色子的方法,赌大小,输的人对方无论提什么要求都得答应。
「师兄就一次嘛」
「……」
「师兄真的,就玩一次。」
「好」
今天路明非再一次卖萌成功。
这把他肯定稳赢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在北京尼伯龙根借运气的废柴了,运气不再是需要向路鸣泽这个小恶魔借的了。小恶魔现在应该在巴黎了吧,上周他这么说。路明非想,现在结果已经毫不意外地出来了,路明非是6,楚子航是3。
「愿赌服输。」
「好的好的!我的要求是,这一个月,我叫你什么你都得应。」
「……好」

是的,又是一天美好,好像已经闻到食堂的油条香了呢!路明非一想起昨天的要就有点小激动,先打了个电话给楚子航「喂,师…啊,子航啊,你在哪呢……哦哦,我来找你好了。」楚子航听见路明非喊他子航的时候不禁心跳加快了一点。

路明非向楚子航挥手。师弟师妹看着主席,坐到了前任狮心会会长旁边,楚子航把路明非的一份早餐推过去,然后,路明非接过来,很乖巧地说「谢谢航航」学弟学妹们的面包啊油条啊什么的掉了,抹黄油的手一抖,楚子航端碗的手一抖。「嗯」楚子航完全一副「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微笑」,当然他也没有微笑。食堂一片安静。路明非看着楚子航这个样子,捂住嘴憋笑「吃早饭。」楚子航淡淡说,路明非点头。

之后,就出现了一系列对话「航航,你等一下」「子航,这个。」「村雨你论文写了没」「八……师兄晚上一起去吃饭吗。」路明非忍住多次叫他「八婆师兄」「杀胚师兄」的冲动。总之整个星期,路主席玩的不亦乐乎,楚子航也随他闹。路明非不知道自己换着方法称呼楚子航时自己的语气,也没有注意到楚子航的眼光温柔。


《路主席和楚师兄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着守夜人论坛下面飞速上涨的回复数,楚子航有种把电脑关掉的冲动。但他依旧一脸冷淡地翻下去。

「什么关系?没听见主席喊子航了嘛」
「还有什么关系?楼主看不出来?」
「真的,虐狗没有像他们这样的」
「他们难道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吃了一周狗粮了,欸。」
「之前路主席喊着“谁要删了师兄我和谁拼命”哇,真是……」
「对啊对啊,当时路主席在楚师兄的重症监护室里面呆了2天没合眼,说是要看到楚师兄醒来才放心。」
「qwq,主席有那么好」

此时,无知自己被推上风口浪尖的主席正打着报告。按下回车键,点保存,上传,一气呵成。路明非关掉电脑,现在的卡塞尔学院很是安静,窗外古树的树叶摇动,宿舍的灯一个个灭掉,只留下这盏并不明亮的灯在黑夜中摇曳。路明非打开窗,感受着晚风的迎面,刚刚想抽烟,手机一个震动,备注是:小熊维尼。自己笑出声「喂,子航你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不同平日里叫楚子航的活快幼稚,当他冷静下来是,是一种沉稳的声音,有种莫名的孤独悲伤的感觉。这是血之哀带给他的,同时也是他经历的大风大浪,生生死死带给他的。「我在你宿舍下面。」路明非往下望,在古树的下面,的的确确有一个黑影。「我下来……」「不用,我就讲几句不重要的话。」那双黄金瞳在黑夜中格外明亮,好像藏着星星。

「路明非,你听好了…」他的声音低沉磁性,是女生口中的“低音炮”「我感谢你把我从尼伯龙根里面带出来,感谢你没有忘记我……」路明非本来想说一句「应该的,你是我师兄嘛」但却没有说,默默点上一根烟「我…嗯,喜欢你,不是出于感激。」路明非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不不不,师兄你说什么!」「喜欢你……」他趴到窗口看,楚子航只是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那双金黄的眼瞳里流动着温柔。「师兄,我……」「我想说的说完了,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先睡吧,晚安」楚子航打断他,低下头,挂断电话。路明非气的跺脚。楚子航这个闷骚!他想,这哪里是几句不重要的话啊。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楚子航谈谈了。

「师兄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路明非看着他,端起可乐喝了一口,哪怕他用的是红酒杯。「可乐是碳酸饮料,喝多了对牙齿不好。」楚子航认真地说「别扯开话题,你这是典型的,撩完就跑的行为」路明非站起来,手撑在桌子上「师兄,不娶何撩啊」楚子航看着路明非吻了下去,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喜悦。
「谁说不娶。」


我希望,你是那个牵着我的手靠着我的人,你是那个收下我的玫瑰的人,你是那个在我们婚礼上说「yes,I do.」的人。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楚子航:以后就叫老公吧
路明非:???黑人问号,师兄你的人设崩了?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