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油炸馄饨

废鱼一条

楚路」瞎起名字

早上7:30
路明非从被子里伸出手。冬天他喜欢把自己像是包包子一样裹起来,拿东西时候总是习惯于伸出手来摸索,拍床发出啪啪的声音。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了,嗖地一下拿好缩回来。又突然把手机放回去。拿错了这是师兄的。路明非经常拿错,第一次拿错的时候他竟然很顺利地用自己的密码打开了楚子航的手机,他的密码是自己的生日,而他们用的是同款。等他看到壁纸之后才发现用错了手机。放回去的时候楚子航正站在床边看着他。「……师兄我拿错手机了」路明非勉强从被窝里探出半个头,看着楚子航,声音闷闷的。「躺着不要玩手机,对视力不好」后来路明非专挑楚子航晨练的时候玩手机,被发现后床头柜上的手机毫不意外地被换成楚子航的了。路明非叹了口气,又睡过去。楚子航在这时已经开始带着路明非的手机晨练,所以每次记步数时路明非的排名总是第一,唯一一次不是第一还是芬格尔把手机绑在狗尾巴上的时候。等楚子航回来就应该叫路明非起床。

7:30
楚子航跑步回来,叫醒路明非。好在路明非没有起床气,也就在床上滚了两下,然后突然坐起来。楚子航会摸摸他的头,然后他会一如既往一边套毛衣一边说「师兄,再摸就秃了。」楚子航会笑着站起来,走到卫生间去。等路明非穿好衣服,走到卫生间,楚子航就已经帮他把牙膏挤好,然后会倚在门框上看路明非洗漱。「丝兄李似不似变透哦」路明非满嘴泡沫,问。卫生间里弥漫着一股薄荷的味道。楚子航笑而不语。

7.45
等一切就绪,他们就会去楼下的早餐店,出门前路明非会穿上挂在架子上的黑色风衣,楚子航会把挂在上面的白围巾拿下来。因为楚子航比路明非高,所以每次拿的时候有一种校园恋爱里面学长帮学妹拿书的剧情感觉。楚子航把围巾围在路明非脖子上,好不容易有的一点装逼范就没了「师兄我不冷,倒是你,穿这点不冷吗?」楚子航会把路明非抱住「抱着你就不冷了。」什么时候楚子航情话满分了?不知道。

8:00
路明非端着餐盘到位子上,把围巾解下,楚子航随后走来坐在他对面。路明非是经典的搭配油条豆浆,楚子航是一大碗阳春面。为什么是一大碗呢?有时候路明非会蹭一点面吃。然后各位就可以看见卡塞尔学院年度最虐狗情侣的喂食。


8:30
路明非要回学校,而楚子航要去当地的执行部。送路明非到学校门口,楚子航站在车旁「早安吻呢?」他一脸诚恳正直地看着路明非,路明非脸一下子涨成猪肝色「师兄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诶今天风怎么这么大。」「我说早安吻。」楚子航提高音量。路明非四下望了望,最后一下子扑上去吻上楚子航。楚子航微笑,抱紧路明非「我离不开你…」路明非笑着说「师兄放心啦,我又不会和别人跑了。我永远是你的啦。」楚子航再亲了一下他「嗯,拜拜。」「嗯,师兄再见哈。」等路明非看见楚子航的车驶远了,才放心地走到校园去。

9:00
从此刻开始,路明非就开始处理学生会的事情,也没什么事,从新年要举办的活动到主席给不给红包,什么事都上报。楚子航那边也不忙,接电话听报告,大概就是哪里有危险或者龙的可能就去哪里。当然真正遇上事的几率很小。

12:00
午休时间。
路明非从办公室走出来,先打电话「喂,师兄,没打扰你吧,嗯,你中午吃的什么,今天,大概吃的也是意面吧,不是很想吃别的,也没什么要吃的,诶好呀,好的好的好的,行行行行行,欸好的。」楚子航在中午坐在办公室里,泡着一杯速溶咖啡「明非?嗯,没有……吃的是意面,你呢?……我这里有些饼干,下午给你带过来,别饿着了,先吃饭吧。」路明非一路打电话到了食堂,自动为主席留下了位子。大家用指甲盖都能知道电话那头是谁,默默带上了买芬格尔墨镜送的耳塞。路明非刚刚卷起一些意面,想起某人说吃饭不要玩手机,就把手机乖乖放好了。楚子航开车到了学校,等到1点才下车。

1:00
路明非吃完饭正打星际,电话响了。「喂?师兄!」他兴奋「你在哪,哦,好哒。」楚子航下车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明非你在办公室对吧……你不用下来,我去找你,乖乖等着。」路过的学生被前任狮心会会长口中听见这样的话,吓得好像见到了初代种一样。

楚子航穿过学生会的人,也不敢有人拦他。「明非。」他说,路明非急忙说「这局完,先不要和我说话。」看着他认真严肃的样子,楚子航被晾在一边,这个男朋友委屈。「OK,师兄」路明非心情很好,张开双臂,楚子航抱住他「饼干我放你桌上了,不要多吃。」楚子航声音冷静磁性,好听的苏到骨头去了。「师兄让我抱一会。」楚子航听话,大概只听这一句吧。

2:00
这种甜腻腻的时光短暂,这不分别了我们路主席还要送一段。之后又是两人工作时间。

5:30
路明非总是先到家,然后放歌,睡觉。躺在双人床上,滚几下,盖好被子,把自己裹成球,睡觉。

6 :00
楚子航大约这个点回来,他换好鞋先轻手轻脚走进卧室,给路明非盖被子,路明非有踢被子的习惯。然后把电脑的声音调小,之后去做饭,厨房还是常用的,谁都不知道这位手持村雨杀死侍的杀胚还有更加柔情的一面,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这种男朋友怎么找?卡塞尔统一发放吗?楚子航其实也就会那几道菜,都是路明非和他母亲喜欢的,连炸油条也特地去学了。

6:45
楚子航解下印着小熊维尼的围裙,洗手走进卧室,在路明非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手撑在路明非的肩膀边,附下身,在路明非耳边提高声音「宝贝儿,起床了。」这总是吓得路明非爬起来,捏捏楚子航的脸「师兄你是不是假的,你快把我师兄还给我。」

7:30
吃完饭,他们通常会去附近的一个公园走走,聊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看着这座城市慢慢变暗,看着夕阳西下。有时候会去超市买东西,路明非会撒娇着要多买一包薯片,但楚子航不吃这套。

8:30
路明非可能要写论文,有时候楚子航会帮忙指导,楚子航会先开始给母亲写信。大多数时候楚子航都是执行他那苦行僧的计划,顶书靠墙,看着认真的路明非打字。「叮」微波炉响了,楚子航加热的牛奶好了。喝的是纯牛奶,即使路明非不是很喜欢,但被楚子航的“演讲”下还是接受了。

9:30
洗漱完差不多该睡了,他们躺在床上,路明非枕着楚子航的手臂。黑暗中楚子航那双明亮的黄金瞳熠熠发光。路明非小声说「师兄你把眼睛闭上。」楚子航闭眼,问他为什么「我想数你睫毛,你睁着我不好数。」路明非开始默数一,二,三……数着数着他就睡着了。楚子航会极其温柔地亲他的额头,低沉地说「晚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K,我还是习惯写短篇的。
人物不止一点崩坏
本来要放在前面写的
被发现LOFTER之后我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o(〃'▽'〃)o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