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油炸馄饨

废鱼一条

月亮代表我的心 【楚路】


楚子航时不时回学校来接任务,但大多时候在奥斯陆的执行部工作。不比芬格尔在古巴泡妞,乐此不疲,楚子航独来独往,更多时候是因为不认识那里的部员,话就更少了。

元宵的时候楚子航就特地回国与母亲吃了一碗汤圆。路明非知道婶婶一家嫌弃,就没回国,在校内组织了一个包汤圆的活动,也自得其乐。祝福是发在守夜人论坛上的,同往日一样,评论都是表白主席的。楚子航没有评论。路明非盯着屏幕,就是没有一条村雨的,好像感冒塞了鼻子一样,透不过气难受不已。

说起来,路明非还不知道楚子航在奥斯陆的住址,平日连寄点东西都不可以。路明非觉得与师兄的关系疏远了。自己却不知道为什么会为这事而整日闷闷不乐。伊莎贝尔察觉,觉得路主席这种表现活像是和女朋友分手了一样,但是她又不能相信路主席有女朋友这件事。哪个女孩子希望有个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回家的男朋友!

她从路明非正式上任那天起,就见过路明非回国一次,而且是回国做任务的,其余的时间不是在校就是四处奔波,路明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伊莎贝尔心疼主席这么拼,特地包了一个月的会议,为路明非推了两个计划,三个活动,一个B级任务,让他出去旅行。

「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路明非的头埋在高高叠起的文件夹里。
「真的,我觉得我挺好的,不用出去散心。」
伊莎贝尔抱着会议本「主席,反正时间都空出来了,你就休息吧。」

路明非把钢笔放下,喝了一口凉咖啡,有气无力地说「那就给我订一张……嗯……奥,不,古巴的票吧,我去找芬…」说着深深地伸了个懒腰,发出骨骼卡啦声。他不紧不慢地披上西装外套,撑着桌子站起来。「我补觉去了,到时间了叫我。」

三天后,古巴。
「诶呦师弟你怎么来了,」芬格尔正抽着雪茄,芬格尔的头发好像长了,带了墨镜,皮肤好像也黑了一点,但这痞里痞气的感觉不会错。「放假了,」路明非把外套折好,挂在手臂上「出来走走,我就来两天,明晚就要走。」

芬格尔把墨镜往下拉,抬眼看了一眼路明非,复又抵上。「师弟啊你的黑眼圈好深啊。」路明非似乎想从芬格尔的墨镜反光中看见自己的黑眼圈,不冷不淡地说「真的很深吗,我明明有涂粉遮一下的。」

芬格尔使劲拍着自己旁边的沙发位置「坐!师弟!真是有劳你了!」等路明非坐下了,芬格尔扔了一瓶啤酒给他,自己把墨镜摘下来折好放在胸口前的口袋里。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工作忙,但你也要照顾一下女朋友是不是,你这样沉迷工……」「打住,女朋友?」路明非勉强没有把啤酒喷出来「你不是被踢了吗?」然后芬格尔用一种惊奇又可惜的眼神看他,拍了拍他的肩「不容易啊师弟,被绿了没关……」「谁说我谈恋爱了?」路明非问「你现在落魄的样子难道不像失恋后找知心大哥哥喝酒吗?」「谁是知心大哥哥?不对,什么失恋!」
芬格尔得知自己判断失误,很是惊讶。他自认为自己至少在恋爱的直觉中从无差错,今天怎么就失手了?「师弟你怎么不高兴啊?」「我觉得我挺高兴的。」芬格尔把手搭在路明非肩上,用力搂了搂「师弟,有什么就说出来!我即使是新闻部的,但我还是守口如瓶的。」路明非喝了一口啤酒,冰冰凉凉的带着麦香,顺着他的喉咙流入肚子里去了。「师哥啊,我最近都没见到过师兄,一点点的交集都没有。」芬格尔大脑飞速运转,他想果然是自己判断错误,路师弟这不是交女朋友而是交了个男朋友啊,怪不得。

「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路明非一脸正直地说,芬格尔才发觉自己的表现太过露骨。「没有没有,师弟啊,《问我爱你有多深》这首歌,我第一次去中国时听的,有不少感触,你可以去听听。」

路明非躺在酒店床上,翻来覆去地想,最后戴上耳机。「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等他睡过去,翻了个身,耳机就掉了。

就这样,这首歌独自唱出了一个黑甜乡。

第二天,路明非向芬格尔要了一个楚子航的地址,他就像雷阵雨一样走了。芬格尔看着路明非拖着行李箱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拐弯处。他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喂,师弟,我就帮你到这了,他也许不过几天就到了,好的好的,下次再有这种业务找我哈。」

结果还是出乎意料的,路明非这几年是越来越令人捉摸不透了。他虽然是要了地址,但他却不去。他还记得自己在拐弯处站了一会儿,听见的芬格尔的话。果然是,早有预谋。他把他那时听见的同华夫饼一起咽下去。

楚子航总是惶惶不安,接到芬格尔的电话后,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所以他几乎是和路明非同一天抵达芝加哥。路明非也就是回到学校,楚子航就先住在酒店。

伊莎贝尔看到才三天不见的主席,很是吃惊。「主席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一个月吗?」「我想回来就回来了,我认床,睡不惯酒店的床。」他拖着行李箱回到宿舍。把宿舍门管好后,打开了手机。图库里最新的一张,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是在机场。能够一眼看见的,是一个穿着风衣,背着像是大提琴盒,把鸭舌帽压得很低的男人。

「师兄,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楚子航在晚上10:30回到学校。他坐在大榕树的长凳下,把琴准备好。

路明非洗完澡,准备再打一局星际,手机却嗡嗡颤动。来电显示是师兄。

他按下绿色按钮,却一言不发,对方似乎也不想讲什么。只听见一段低沉却无比温柔的大提琴声从电话那头流出来。旋律熟悉地能够让人跟着唱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可对方仿佛在等待什么,不愿继续下去,只是重复这一段。路明非似乎听见了什么,打开窗。清冷的月光淌进房间,照着路明非,他的眼睛如同月光一样的柔情。大榕树被月光浇灌。一个男人,坐在树下,极其优雅地在拉大提琴。

路明非不管了,从二楼的窗子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地,跑到楚子航前面,与他隔着一条小道。真正听见的琴声比电话里的琴声更加柔和。对方一双金灿灿的眼瞳像是藏了宝石。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的情不变,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声音低沉而又磁性。
路明非上去一步,在楚子航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对方唱着,继续这场独奏会:
「深深的一段情
教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路明非在他身边坐下来,静静聆听。等到结束了,他靠在楚子航的肩上,才轻轻笑了一声「师兄你的表白方式真老土,这首歌都几年前的歌了。」对方捧着他的脸吻下去「但依旧成功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双休日写文使我快乐。因为最近在练这首,感觉老师唱的挺好听的。这首可是金典啊 (*T▽T*)

溜了溜了。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