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做油炸馄饨

废鱼一条

路明非情话点亮

楚子航抚着路明非长期摸枪摸刀而起茧的手,和那一道道裂痕,半晌才开口问“疼吗,苦吗。”
答案不言而喻。
路明非笑了一声,反握住他的手,“师兄你觉得呢?”“我心疼。”“就冲着你这句话,再苦也甜了。”他笑起来,又是那个刚刚入卡塞尔的新生。

超短,摸个鱼练练手。
还没有看龙五。

评论

热度(42)